冬蛇

印象中蛇是冷血动物,冬天要冬眠的。昨天大家跟着阿霞一起去公园玩,我突然发现公园草坪的树下卷曲着一条花蛇,既不是白娘子白的,也不是青的小青,是花的,一条小花蛇。

愣头阿洁说,不要走前去,蛇最喜欢吃麻雀的,小心被她咬到,你读过《伊索寓言》,知道农夫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里看见一条冻僵了的蛇的吧,那愚蠢的农夫觉得蛇很可怜,就把它拾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用暖热的身体温暖着它,那蛇受了暖气,渐渐复苏了,又恢复了生机,等到它彻底苏醒过来,便立即恢复了本性,用尖利的毒牙狠狠地咬了恩人一口,使他受了致命的创伤,农夫临死的时候痛悔地说: 我可怜恶人,不辨好坏,结果害了自己,遭到这样的恶报。 那是血的教训啊,我们做人一定要分清善恶,只能把援助之手伸向善良的人,对恶人千万不能心慈手软。

汪汪阿花不同意愣头阿洁说的,汪汪阿花说,其实,寓言《农夫与蛇》不仅仅是蛇恩将仇报的故事,故事的另外一面是农夫对蛇有误解,不懂蛇的天性,好心办坏事。蛇其实很善良的,只是出于自我保护,她天性就张嘴防卫,尤其是她已经被冻僵,刚刚迷迷糊糊的苏醒,还没有反应过来,看到农夫,以为农夫在猥亵威胁她,她咬了农夫一口,那只是她天性的本能,农夫在救蛇这件事上处理有不当的地方,如果农夫把蛇放在暖和的地方,保护起来,让她慢慢苏醒,那多好啊。蛇张嘴防卫是出于自我保护的天性,救死扶伤是我们慈悲为怀的本性,不能因为她的天性而忘记了我们的本性,万物各有自性,我们还是救救小花蛇吧。

四喜儿附和说, 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汪汪阿花小心翼翼地把小花蛇扶到了树脚下一个暖和的地方,暖暖的暖阳,不一会功夫,小花蛇就苏醒过来了。

那是一条漂亮迷人的小花蛇,虽然嫩嫩的脸蛋被冻得通红,阳光下反而显得更加红润,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一双纤纤玉手散发着馥郁芬芳,会说话的眼睛,俊俏的脸蛋。

天气冷了,为什么不回家早点,在家里暖暖的睡觉休息,这么冷的天气,还一个人在外面,不怕碰到坏人? 四喜儿关切地对小花蛇说道。

我在等他,那个负心人,秋天时候,他说去逮几只老鼠回来准备过冬,谁知道那只老鼠精变成了一个女人诱惑他。他迷上了那老鼠精女人,抛下我走了,在某个地方,金屋藏娇躲起来了,但我还是希望他有一天能够回心转意回来,还在这里等他。 小花蛇不好意思地怯怯说。

你不要傻了,他说要去逮老鼠,逮老鼠的居然能被老鼠精勾引去,就不会再回来了, 愣头阿洁说, 世间在变化,红尘愈来愈物质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愈来愈淡化,作为一个男人,我完全理解你说的他,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有一段经典的话,说男人们也许都想有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子,一个是热烈的情妇。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如果用你们蛇的语言来说,也许可以这样说,男人们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相间点缀他的日子。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的嫩叶。得到青蛇,她是百子柜中青绿的山草药;而白蛇,则是那飘飞天际,柔情万缕的皑皑雪花。而你,却还是一条初出茅庐,懵懂不更事的小花蛇,看没有把你冻坏。

虽然《伊索寓言》把蛇说的那么忘恩负义的可恶,那也难怪,西方人认为他们的祖先就是被蛇诱惑吃了智慧果之后堕落了,有人说那智慧果是苹果,外婆则说是瓜,粤北也叫牛卵坨,初冬成熟,吃了真长智慧,但我还是觉得我们并不像西方人那样讨厌蛇,蛇的形状花花绿绿很是好看,她爬行的姿势也优雅,蛇形曲线从美学角度看,一直都是最美的曲线之一,民间也因此以女人有水蛇腰为美。

人们甚至把蛇叫小龙,家里弟弟就在后院用小鹅卵石铺一条蛇一样弯弯曲曲婉然缠绕的步道,作为休闲小道,摆了个水蛇阵,左青龙右白虎,据说有青龙缠绕,能够平步青云。当然也有不乏吃了女人亏,亦即被美女蛇咬过的男人像西方人一样不喜欢蛇,咒骂女人如蛇蝎之徒。大概那都是人身上的 蛇 性,真实的自我与外在的自我,冲动与理智,隐忍与表白,逃离与回归,种种纠结,冬眠在我们内心。

我们麻雀的世界,每天热热闹闹,叽叽喳喳的,但我觉得很多时候也都仿佛假面舞会,人们彼此间隔着一层面具交往,真实意思都深埋在心里,还不如蛇,蛇虽然是冷血动物,但小花蛇的世界里,仍然有守望,有温暖。所以,我还是喜欢蛇,尤其是看到冬天冻得卷缩着瑟瑟发抖的小花蛇那一刻,那么脆弱稚嫩,我见犹怜。

还有汪汪阿花说的话: 蛇张嘴防卫是出于自我保护的天性,救死扶伤是我们慈悲为怀的本性,不能因为她的天性而忘记了我们的本性。 尤其使我感动,我感觉到周身通体脉脉舒暖,特别的温暖。

随机推荐: tabao淘宝网 网上购物优惠网站 原神代肝 网淘宝 手机淘宝返利

评论

  评论已关闭。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